赶 年 集

时间:2013-02-01 08:18:00  来源:琅琊网

  农村来说,五天一个集。赶集本来是一个乡间民俗,过了腊八,因为离过年越来越近,又被称为赶年集。而一过了腊月十四日,市场管理的不再收费了,出摊卖货的摊点打乱了往日的秩序,随处可摆摊位,俗称“乱市”,人们为了置办过年的用品赶年集,更是民俗中的民俗,年集也就更加红火热闹,年味更浓了。   

  北方的腊月,总是呼呼地刮着西北风,是一年中最寒冷的日子。可是寒冷抵挡不住人们在年尾赶年集的脚步。一大早儿,从各村庄通往集市的路上,挑挑的,担担的,推车的,背筐的,挎箢子的,提篮子的……人流不断,车流不息,四面八方朝着集市汇聚。离集市还有二三里地远,就能听到集市上传来的的喧闹声。   

  家乡五里路外便有一个集市,集市就在一条河的南边。每到赶年集时候,最害怕走河上搭起的那个简易的小桥。木头桩子上面铺上玉米秸,盖上一层土,用河水泼湿了,天冷土和玉米秸会冻住,人走到上面会颤悠悠地。小桥,有一百多米长,很窄,仅能容纳两人并排走,遇到对面来了推小车的,想让道都很难。赶年集的人群中,有很多孩子,要使劲扯住大人的棉袄,以免被挤下小桥掉进河里。哗哗流淌的河水中,飘浮着冰块,让人看着心里发慌。    

  赶年集,首先要准备过小年的物件,什么灶糖啊、灶王爷像啊、香和火纸的,小年祭灶时候用的东西。准备过大年的年货,所有忙年之用,去旧换新,也都要在年前仅有的三四个年集上陆续备齐:买瓜果糖枣、鸡鱼肉蛋、油盐酱醋等等,准备过大年的食用;过年了,家人都要换新衣裳的,买新帽、买新鞋、买新袜子,为了过大年穿戴的漂亮些;买茶壶茶碗、酒杯汤勺、锅碗瓢盆、笤帚、擀面轴子等等过年用的居家日用品,家乡有一个风俗,就是过年时家家都要添置一些新的碗和筷子,过去有“添丁”之意。过年要贴新春联,请财神、挂门钱儿,集市外树林子里,挂满一溜溜红彤彤的对联,向人们传递着新年的美好祝愿,让人感受到一种喜庆的节日气氛。   

  走进集市,到处洋溢着浓浓的年味。   

  香喷喷的“到口酥”(一种点心)和花花绿绿的花米团子让孩子们垂涎欲滴;滚开的丸子汤锅和老板拖长声调的吆喝,拽住了好多人的脚步;玲琅满目的各种小饰品、细花布则成了姑娘们的最爱;一排玉米秸围挡起一道遮风屏,满脸皱纹的老剃头匠手持刮脸刀娴熟地为顾客刮脸;青菜摊前买卖双方在满脸通红唾沫四溅地讨价还价……   

  到处都是人,人头攒动,也看不清卖什么东西的了,最挤的地方你甚至不用自己迈步,双脚不知什么时候就离开了地面,人就悬在空中被拥挤的人群推着向前走。一年到头,也只有腊月的年集才会这样拥挤。   

  最热闹的地方,就是在河边沙滩上卖鞭炮的了。“二踢脚”、“起火”、“钻天猴”、小火鞭、“小豆炸”……五颜六色的鞭炮,让孩子们很是眼馋,总是缠住大人要买。而那些卖烟花鞭炮的商贩更是扯破喉咙不遗余力地叫卖,不时点燃一挂鞭炮来炫耀自己的鞭炮最响亮。那些年对于烟花炮竹管理的不像现在这么严,卖鞭炮的也多,往往这边尘埃刚落地,那边又响起来,噼哩啪啦的鞭炮炸响此起彼伏,孩子们欢呼雀跃的呼声淹没在浓浓烟雾中。   

  中午以后,赶年集的人便开始陆陆续续往回走。他们手里提着、肩上扛着年货,一路上说说笑笑,彼此问询对方所买年货的质量和价格,数算着当天没有买齐的东西,相约下一个年集结伴再去买。在那样一个物质匮乏的年代,是不可能在一个集日上就能将需要的年货全部置办齐全的,何况乡亲们的腰包里绝对没有今天这么充实。可是,对于乡亲们来说,在清闲的冬季,又是岁末,每天走着去赶年集,也是一种享受。   

  如今,农村发展变化快,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好,买年货不再依靠赶年集,村里的便民超市啥都有,顶多开上车,进城逛一趟,就齐了。赶年集,依旧会有很多人,只是再也感觉不到以前那浓浓的年味……   

  吴云富

  
 

  编辑:费县新闻网

分享到:
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