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 壶

时间:2019-11-15 08:36:00  来源:临沂日报

 

  

 颜彦近照

  

  

    一哥送来一把紫砂壶,一壶四杯,小巧而精致。

  晚上没事,我对老公说“开壶”吧,我用来专泡红茶。老公一撇嘴,却也没有多辩,就去给我准备干净的小锅和水。我说咱得用甘蔗开壶,不用豆腐了。他说“你怪洋当,这个季节去哪弄甘蔗去”?也是哈,北方的冬天,这里也没卖的。我就说,随你吧。

  开壶,他并不陌生,以前我的几把都是他开的。看他拿来一块豆腐,一块块塞进壶里,然后放进盛清水的锅里,紫色的壶配上白嫩的豆腐,显得很有韵味。当清水把壶没过来的时候,他小心翼翼地把盖子杯子都放进去,盖上锅盖,开火,算是完成了,其他的就是等待了。

  心中有事常挂念,尤其是自己喜欢的事。我一会就去观察一遍,后来干脆就不坐着了,在屋里走来走去。当水开的时候,我的小壶在沸水里咕嘟着,透过玻璃锅盖看过去,我得意幸福的心情不言而喻。想起给同样喜茶的爸爸打个电话,分享我的喜悦。爸说以前买一把壶是为了一家人喝水,唯恐买不大,现在你用这么小的壶,喝的不是水,是心情吧?不愧是老爸,有文化!我心里暗喜,忽听妈说“以前豆腐都不够吃,还用来糟蹋”。闻言,我陷入沉思。

  小时候冬天,家里是用“洋锅”(铝的)煮饭的。锅在“洋炉子”上坐着,燃的是煤球,锅和炉子都熏得乌黑乌黑的。我们姊妹四个却经常眯着眼睛,从热气腾腾的锅里去捞饭菜。那时候冬天,晚上特别冷,外边路上没有路灯也没有人,一家人都窝在家里不出门。记得那时候爸爸围着火炉喝着茶,妈妈在发黄的洋灯下做针线,弟弟翻看他的小人书,哥哥和姐姐在另外一个房间做功课。我是老三,年龄不大不小的没人管,倒是自在的很。我最喜欢呆在妈妈身边,看她给我做的鞋子上绣上花样子。她还经常会问我绣的好不好看?她经常会说“你脚又长了,这样下去长大了找不着婆家”

  我正出神之际,老公把一把带着水珠,热气腾腾的小壶放我面前。呀!灯光下我的小壶已经脱胎换骨了,它水润光泽,如美人出浴!闻起来有一股豆腐的清香。人在不经意时候,总会发现许多美丽的事情,它是一朵花恰好盛开在你必经的路上。

  有一心情,叫莫名,我就很幸福!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

  颜彦写于2019年冬夜

  

  

  编辑:郭茂增

分享到: